南华财经 - 华南地区专业财经门户
adtop
新闻检索:
topadl
topadr
当前位置: 南华财经 -> 财经视点

沉迷支付“返利”秘术云付通陷提现难题

来源:中国网    发布时间:2019-05-18 15:35

支付返还平台云付通支付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付通”)近日站在了风口浪尖。继分级模式引争议后,该平台近期又因无法提现频遭投资者投诉,此外,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调查走访发现, 云付通重新启用的北京市运营中心也早已人去楼空。分析人士认为,云付通在推广体系中允许“无限层级”的下线,以及官方设立无限层级的“分润”、“返佣”模式涉嫌传销。

“火爆”平台如今难提现

罗先生透露,一直到去年的8月,平台提现各方面都是正常的,而且用云付通的模式可以在超市消费,包括买车、买房,但从去年八九月开始就一直无法提现,平台一直推诿系统升级或者促销打折。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罗先生无法在平台提现的事情并非个例,投资人胡女士也在21CN聚投诉平台发布消息称,2018年经人介绍下载云付通App,当时还可以去其他店消费,只要消费额度达到100元都能提现,但现在如果要提现,还需要任务分,胡女士认为这是云付通平台变相不让提现的操作。

官方资料介绍,云付通注册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综合型互联网企业,主营业务为商务服务业。云付通生态圈囊括了云粉管理服务公司、云返汽车、云返生活、云返地产、云智硬件、云返票务、云商珠宝、云返旅游、云返教育、云付通置业等实体企业。此外,还有云商保等金融产品。针对无法提现、风险控制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云付通平台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支付返利模式涉嫌传销

作为一家支付返还的综合性消费金融平台,投资人怎样通过云付通盈利?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了一位云付通推介人士,该人士举例称,例如市场价1500元一箱贵州茅台镇酱香型白酒,云支付批发价为1000元一箱,投资人报单后进入全国返利条线, 1级出局返利500元,2级出局返3000元,3级返1万元,4级返3万元,5级返30万元。这种返利模式也在罗先生那里得到了证实,据他介绍,云付通的云币就是平时去消费或者朋友之间相互转账,平台返还100%的云币,例如,朋友之间转账1万元,对方只能收到8500元的现金,但会产生1万个云币,这1万个云币就是1万元现金,云付通平台会进行返还,通俗来说就是让“花出去的钱能回头”。罗先生透露,云付通此前承诺每天返现万分之五,后来又改变为万分之三,目前万分之三也并未兑现。

对云付通的支付返利模式,市场观点认为,在推广体系中允许“无限层级”的下线,以及官方设立无限层级的“分润”、“返佣”,直接从性质上点出了其有很大可能涉及传销诈骗行为。苏宁金融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何南野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云付通这种平台涉嫌传销,云付通所谓的创新完全符合传销的相关特性。首先,都需要缴纳一定的入门费,云付通缴纳会费,可以成为VIP会员和金钻会员,享有推荐下线和高额返利的特权;其次,都采用拉人头模式,通过发展他人成为自己的下线或代理,从而获得推荐返利;再次,按层次进行计酬,即以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返利;最后,在宣传中都带有煽动性很强的词汇。

例如,在具体运作上,云付通消费者消费1万元,得1万云币,如果是金钻会员的话,每天可以返5元,商家得8500元和1500云币,1500云币每天返0.75元。这个运作的本质,是云付通将商家理应立即得到的15%部分的钱扣留了,这些钱一部分去支付返现给消费者和商家,以引诱更多人参与进来,另一部分作为自身财富,等累积到一定数量,便可以卷款跑路,最终受害的是广大商家,因为被扣留的那部分钱拿不回来了。

北京寻真律师事务所律师王德怡也指出,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和给付上线报酬,牟取非法利益的,这种行为符合传销特征。事实上,早在2018年12月,云付通就登上《人民日报》发布的百家传销组织名单。

在京新运营地址闹“乌龙”

分级模式涉嫌传销、提现困难等问题已让云付通站在了风口浪尖。罗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云付通被曝提现困难、涉嫌传销的初期,就有会员去云付通办公场所讨要投资款,可去了才发现公司已经人去楼空,一点东西都没有留下,而且云付通直接搬走也没有一点消息。

2月28日,云付通发布公告称,近期因个别用户的不理性行为严重影响公司正常运营,即日起云付通集团广州运营中心停止运营,2019年3月1日正式启用北京运营中心,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南磨房四惠凌科商务花园北楼。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云付通启用的北京运营中心并未标注真实的门牌号,为了一探究竟,记者来到了位于朝阳区的南磨房四惠凌科商务花园,在凌科商务花园可以看到,并未有云付通的公司名称,记者通过咨询凌科商务花园物业人员得知,春节之前云付通这家公司确实存在,就位于凌科商务花园主楼的三层位置,但两个月前就搬走了,之前有很多监管部门来查过,也有投资人过来咨询。上述物业人员还透露,云付通不是单独注册,和别的公司有挂靠,但具体和哪家公司挂靠他也不太了解。针对公司新运营地址位置、涉嫌传销等问题,记者致电并向云付通发去采访提纲,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有业内人士指出,作为第三方支付工具而言,云付通设立以发展下线为目的的推广政策都存在潜在的较大风险,何南野介绍称,云付通号称与某支付机构是一致的,但实际上,其与该支付机构存在本质的区别。某支付机构是为解决买家和卖家的信任问题而产生的,本身不参与任何的现金和实体交易,仅仅起中介作用,但云付通是靠返利这种噱头发展起来的,是靠挣钱效应引诱消费者和商家在云付通进行支付,并没解决任何实际问题,同时,其本身也参与到具体的现金活动中,“裁判员”和“运动员”身份混杂,随时都可能发生跑路的风险,演变成一个骗局。

王德怡提醒广大投资者,平台的控制人涉嫌组织领导传销罪,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传销参与者中有一部分既是受害人,也是加害人,一般来说,参与者的经济损失是难以挽回的。建议广大投资者远离形形色色的传销模式,这种交易形式不创造社会价值,扰乱经济秩序,是国家多次明令打击的行为。

责任编辑:兰心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