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华财经 - 华南地区专业财经门户
adtop
新闻检索:
topadl
topadr
当前位置: 南华财经 -> 外汇

为什么我们需要监管数字货币?

来源:南华财经    发布时间:2017-06-12 16:56

导语

技术进步推动的犯罪、洗钱和恐怖主义从行为上越来越难以被侦测与阻止,全球应对机制的缺失更加剧了这种局面。

只要犯罪存在利益动机,其行为就可以通过货币的方式进行追踪,保证货币的可追踪可能是我们面对不断兴起的运用科技手段在全球搭建非法和犯罪网络的最后堡垒。如果我们放任基于加密技术的数字化货币游离于监管系统之外,所有的努力都将功亏一篑。

全球决策者需要联手启动对数字货币的监管,也应该从中吸取教训,正是公众对当前信用货币体系的担忧才造就了数字货币滋生的土壤。数字货币像一面镜子,能反射出问题,然而却绝非解决之道。

正如苹果公司CEO库克最近在MIT的演讲所忠告的那样:人类需要担心的不是机器越来越像人类,而是人类越来越像机器。人性、人类和经济社会的秩序需要公平和有远见的规则和监管的守护,尽管这些规则本身很难完美。

1

被打开的潘多拉魔盒

科技的进步使大部分人感受到再无隐私可言,个人信息、喜好、去向、消费无一不暴露在数据中心面前。人们在享用因此带来的便捷和无所不在的服务同时,也开始感到不安,却又无可奈何。

2017年5月全球爆发的大规模WannaCry(又称Wanna Decryptor)勒索病毒向我们展示了硬币的这一面带来的可怕未来冰山的一角。

WannaCry让人们以新的视角关注网络犯罪和基于分布式网络的数字货币比特币,也第一次让很多人听到了暗网(darknet)的存在。

这件事情可以简单归纳如下:

一种政府开发的“网络武器”被匿名的黑客窃取,被窃取的网络武器流入到暗网从而再难被追踪;一个(或者几个)人以匿名的方式从暗网取得(或者购买了)该网络武器去攻击全球的电脑,并且勒索一定量的加密且难以被查清去向的数字货币;在一定程度上这种攻击失去了控制,以至于大量的公共设施成为了被袭击的目标,而在普遍的认识里,只有国与国之间的网络战才会涉及这些目标,聪明的犯罪者会尽量避开这些目标从而避免被激怒的政府猛烈的反击。

2

暗沉水下的网络世界:表层网络、深网和暗网

勒索病毒让暗网成为了一个新的流行名词,那么这究竟是什么?

我们将现实世界的网络分为表层网络(Surface Web)和深网(Deep Web),而暗网则是深网中的一部分。

深网与表层网络相对应,后者是大部分人接触到的互联网。如果将互联网世界比喻为一个海洋,那么那些可以用搜索引擎(谷歌、百度或者是必应)搜索到的有索引的网络是表层网络。在此之下,就是深网,深网资源没有被索引,也无法使用常规的搜索引擎搜索。

理论上深网有多庞大不得而知,但业内普遍估计深网的规模要远大于表层网络。

图1 你看到的是哪里的网络?

为什么我们需要监管数字货币?

暗网(Darknet)是深网的一部分,也是增长最快的部分。一般而言,暗网指的是深网中以匿名的方式通过分布式网络交换数据的部分,与浅层网络与大部分的深网不同,大部分的暗网都只能以匿名方式进入。

暗网依托于加密技术,而技术并无善恶之分。很多暗网用户的行为不一定非法,比如记者通过暗网来交流信息,那些担心被政府迫害的反对者也通过暗网来传播信息。

洋葱路由(Tor)是目前以匿名方式登录暗网的主要手段之一,每一个连接洋葱路由器的电脑都可以设立一个网站。人们可以连接这个网站,但却不知道其身在何处。美国海军研究实验室是洋葱路由器的发明者和传播者。美国政府仍然在继续发展匿名领域的科技并且对其进行推广。2010年,洋葱服务器还获得了自由软件基金会(the Free Software Foundation)的2010年年度社会福利自由软件奖。

另外,大蒜路由“I2P”(匿名的网络项目,属于动态分布式网络)也越来越普及。其设计理念是不信任网络中的任何一方,所有数据都加密。

3

失控的黑暗世界:犯罪、毒品、洗钱和恐怖交易

网络技术的进步正将世界裂变为两种形态:在网络的一面,人们觉得自己一直被一双看不见的眼睛盯着;而在另一面,我们可以比过去任何时间都要隐藏的更深。

暗网让每个人都躲在面具背后,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失去约束之后世界的样子。

2013年10月1日丝绸之路被关闭是很多人对暗网了解的启蒙。

外号“恐惧海盗罗伯特”的乌布利希(Ross Willian Ulbricht)在2011年创办丝绸之路网站时的目标是建立一个可以不被政府查获的线上犯罪市场。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丝绸之路网站声名鹊起,被誉为毒品界的亚马逊(Amazon)和易趣(Ebay)。

与其他网络购物平台一样,在丝绸之路上,商家同样会收到买家的评论,包括商品质量、物流时间等等。但不同的是,通过匿名服务器顾客从未真正接入商家的真正地址(IP地址),反之亦然。

图2 丝绸之路网页截图

为什么我们需要监管数字货币?

来源:Global Drug Policy Observatory,Swansea University

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花了相当长的时间才搞清楚了这家众所周知的网站的实际控制人。在丝绸之路网站最终被关闭后,FBI判断,丝绸之路在2013年6月前总成交量超过12亿美元(以当时价格的比特币计算),有超过15万的匿名用户以及大概4000个左右的供应商。

基于暗网的犯罪行为不仅仅限于毒品,也并没有在丝绸之路关闭后收敛,这些犯罪行为还包括买凶杀人、付费观看人类屠戮、性交易、幼儿色情图片、非法证件交易等等。

根据2016 underground hacker marketplace report,2016年部分暗网中售卖服务的名单和价格:

一个小时的DDOS袭击5美元;

1%的费用出具银行资产证明;

90美元30万公里的航空积分;

30美元一张美国运通卡;

238美元一张法国驾照,如果你需要的是德国或者美国的驾照,只需要173美元;

400美元学习如何侵入ATM提款机;

20美元的在线教程就可以教会你使用DDOS攻击,附赠破解WIFI的技能。

图3 典型的基于洋葱服务器的网络黑市网站

为什么我们需要监管数字货币?

来源:Balduzzi M.,Ciancaglini V (2015)

图4 明码标价的假证件

为什么我们需要监管数字货币?

来源:Balduzzi M.,Ciancaglini V (2015)

传奇黑客——Bat Blue首席执行官帕斯达尔(Babak Pasdar)曾提到其研究中的一个意外发现,那些极具天分的人如何以一种游戏的心态去看待犯罪,比如说谋杀。帕斯达尔举了一个例子:一些网站通过众筹给出奖金,想要得到这笔钱的人需要上传证据证明自己执行了一次谋杀。

暗网并不仅仅为犯罪行为服务,同样也在推动犯罪。从人口占比而言,澳大利亚是全球毒品使用率最高的国家。该国10%受访的毒品使用者在过去的一年中利用过暗网购买毒品,其中很大一部分是25岁以下的男性。那些从暗网购买毒品的人平均使用毒品的剂量更大。

洗钱、恐怖主义分子通过暗网获得武器,也让这些行为以以往难以想象的便利得以扩张。

4

全球化的网络犯罪与瞻前顾后的监管

黑客论坛darkode的覆灭可能是各国协查暗网非法网站中最知名的案例之一,超过20个国家参与行动。该论坛是黑客组织lizard squad专属交流场所,同时是一个从事网络犯罪交易的地方,黑客工具、僵尸网络工具、0day漏洞、恶意软件程序、偷来的信用卡、垃圾邮件服务应有尽有。

但这些政府的介入仅仅是个案而已。

截至目前,政府和民众的主流倾向对暗网的调查十分谨慎,认为这会触及个人隐私或者商业秘密的底线,事实上他们很大程度上认可这种技术的存在。加之各国在这个领域展开合作也都心存顾忌,这使得对抗基于暗网犯罪的行为存在着天然的难度。

“监管者最初对暗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事实上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提供了暗网所需要的基础武器。”黑客“幽灵大象”(Ghost Elephant)说,“现在他们的态度也难说有根本转变。即使他们转变了,也难以扭转这种趋势。技术以野草般蔓延,政府并不拥有优势。”

“幽灵大象”致力于追逐那些存在于暗网的犯罪行为,他通过“污染”的文件侵入出售儿童色情图片的网站,然后反过来追踪到那些恋童癖的所在。但他坦言,“在最初,政府具有优势,而现在犯罪行为带来的利润已经筑起了高耸的防火墙,他们拥有最棒的天才,可以说,我们失去了最好的时机。”

2015年,欧洲逮捕了使用著名网银木马zeus的犯罪团伙的五名成员,但仅在一个月之后该僵尸网络携带更加险恶的功能卷土重来。

在洋葱路由器开始向美国政府多次妥协后,更“安全”的大蒜路由成为了更多暗网网站的选择。

暗网市场正日益发展为传统的有组织犯罪的模样。澳大利亚国家药品和酒精研究中心(NDARC)的研究员巴斯柯克(Joe Van Buskirk)说,由于洋葱网络系统的匿名特性,人们不需要顾忌法律,任何东西都可以被出售。“当我第一次进入这个市场,我震惊了,这些网站看起了非常正规,就像是eBay一样,我想任何人都可以很轻松去使用。”

5

如何应对技术暴力?

暗网正滋生犯罪,但这并不是技术在犯罪领域的全部。

如果说过去制止犯罪的重要一环是在监控犯罪执行的过程,并为可能的犯罪工具打上标签,那么基于加密的技术会让这些努力付之东流。

控制枪支买卖可以限制犯罪发生和恐怖主义的泛滥。传统的方法是限制枪支的生产与流通,并通过弹道寻找枪支来源来震慑犯罪。很快,普通3D打印机使用普通耗材就能打印出枪支,犯罪后销毁,就像是它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那么又将如何制止这些行为?

又如新型毒品。目前廉价的合成毒品正在大行其道,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发现,每年向其报告的新合成的精神药物(Psychoactive substances)从2009年的26种飞速增加到2015年的超过500种,其背后的驱动力是巨大的利益。若未来的新型毒品可以通过家用打印机打印出来,交易的只是“用后即焚”的程序,我们又将如何应对?

技术的发展正将人类从“实力暴力”的时代推向“技术暴力”的时代。

在“实力暴力”时代,拥有最强实力的机构拥有控制权,即便是那些已经非常庞大的有组织犯罪团伙,其实力也难以和由民众支持、掌握国家机器的政府相比。但现在情况却已经不同,掌握最好最新技术的人已经拥有了为所欲为的可能,而其他人只能任其宰割。优势并不总是在民众一边。

澳大利亚国家药品和酒精研究中心在一份报告中表示,该机构的“毒品趋势项目”从2013年开始就追踪暗网市场的毒品交易,他们发现在暗网市场上,经常会出现不同势力之间互相攻击服务器的行为。其中包括技术天才对那些政府也难以撼动的网络毒品交易网站进行勒索。

6

货币是最后的堡垒

即便是所有的犯罪行为都掩藏在暗处,终有一头会露出水面,只要他们的行为是利益驱动的,而大部分的行为确实如此。

在大多数情况下,犯罪行为要带来现实的财富,其行为才有意义,而货币是唯一的媒介。货币是一般等价物,是一种所有者与市场关于交换权的契约,货币要有价值,需要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

金银时代之后的法定货币以降,发行广泛认可的货币(纸币)一直是政府的特权。这些货币可被追踪,从技术上讲,政府发行的货币可以判定因何而来,为何而去。所以在很长的时间内,如何让非法活动带来的货币变成合法收入一直并越来越是让犯罪者头疼的问题。

但数字货币正在改变这一切。

很多人可能认为政府肆无忌惮使用铸币权才导致了数字货币的兴起,这有道理,但并不能成为拒绝监管数字货币的理由。

注重隐私成为了文明社会的标志,但秩序才是维持文明社会运转的基础,而秩序的依托则是透明、可追踪和犯罪的代价,不管是对个人、企业还是政府都是如此。

公布执政信息约束了政府的行为;企业依法纳税除了心怀家国,也包括担心偷税漏税后面临的惩罚;个人实施犯罪行为时最大的担忧是行为可能会被发现并最终被惩罚;个人和组织获得非法收入后由于全球反洗钱网络的存在无法“变现”;恐怖主义不仅难以获得资金和武器,并时时担心被歼灭。然而,想象一下:一个做错事和犯罪行为难以被追踪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

潜于黑暗之中的暗网和基于加密的数字货币正成为即将到来的“技术暴力”时代的庞大市场和催化剂,即使对于普通的犯罪也是一种推动。

在“丝绸之路”关闭后的一个月,“丝绸之路2.0”启动运营,在被捣毁后,使用I2P匿名网络的“重生丝绸之路”(Silk Road Reloaded)网站诞生。唯一没有被动摇的是其支付手段,事实上更是被扩大了。“重生丝绸之路”不仅仅接受比特币进行支付,还支持其他8种不同的加密数字货币。

数字货币的总市值在过去几年出现了惊人的增长,截至2017年6月7日,全球数字货币总市值超过了1000亿美元,仅仅在2017年不到半年的时间内,比特币就上涨了超过两倍。中国的投资者为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的价格疯涨作出了巨大贡献,2016年中国比特币交易量占据全球交易量的93%。

图5 大幅飙升的比特币价格

为什么我们需要监管数字货币?

来源:第一财经研究院综合

图6 全球数字货币总市值超过1000亿美元

为什么我们需要监管数字货币?

来源:CoinMarketCap

数字货币的加密功能并不是因为他们的交易过程是保密的,事实上由于分布式网络的特性,他们的交易比任何一种货币都要公开。这种保密是基于匿名(只要你不把个人信息与数字钱包联系起来)存在的,这意味着追踪数字货币的流通虽然很难,但仍然是可行的。

一些服务正致力于弥补这个“漏洞”,比如Easycoin的服务内容就是把比特币通过大量的微交易后再返回到你手里,从而使追查其流通状况变得更难。

图7 致力于增强数字货币交易加密的Easycoin

为什么我们需要监管数字货币?

来源:Balduzzi M.,Ciancaglini V (2015)

数字货币正给这个世界带来改变,其中很多是正面的,在一定程度上它们对政府构成了牵制,给了民众另一个选择,但这并不意味着它们不需要被监管。

其中一个核心的理由是:匿名、不可追踪、不被监管的数字货币会让技术犯罪形成一个闭环,洗钱和恐怖主义大行其道,并消失于无法解开的比特字节中,而其影响却在伤害着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

如果勒索的每一分钱都会被追踪,发起WannaCry勒索病毒的人是否还有足够的动力和勇气对全世界展开攻击?

7

数字货币是货币?资产?还是别的?

在我们真正开始行动之前,有一个问题要解决。

那就是比特币们究竟是什么?

货币?金融资产?别的?或者什么都不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将会决定我们采取怎样的行动。

货币是一种所有者与市场关于交换权的契约。通俗一点货币需要具备四种功能:交易媒介、记账单位、存储价值和延期支付标准。

比特币等数字货币目前已经起到了部分交易媒介的作用;在记账单位方面做得并不好,在其交易场景中他们更多只是用来支付而非定价,即使在大多数非法交易中也是如此;存储价值方面,并不能以数字货币对其他货币一段时间的涨跌做出结论,暴涨之后的另一种可能是暴跌,尤其是在存在价格操纵的情况下;最后一个功能就是延期支付,从目前来看还没有主要的债务合约以数字货币作为偿还方式,或者以数字货币为基准的债务被发行,另一个更简单的判断方式就是我们在谈论数字货币时没有提到过通胀,提到的只是该数字货币对于其他货币的涨跌。

所以数字货币还不是货币,至少目前还不是,甚至连接近货币都算不上。若要大胆畅想,以目前构架的数字货币作为全球货币体系的基础,它只会通向一个灾难性的结局:全球通缩和大萧条。

那么数字货币是金融资产吗?答案也是模糊的。金融资产是一种无形资产,其价值是通过合约的方式来确定的。比如股票是以合约确定公司所有权凭证,该所有权确保股权所有者能分享公司未来的收益;债券则是你有权利到期收回本息。

数字货币看起来也不是金融资产,但人们已经开始将其ICO(Initial coin offering),类似IPO。

那么数字货币到底是什么?它可能是一个“新物种”,但其影响已经大到我们无法忽视和不采取行动。

8

监管者应该做什么?

对于监管,这是一个非常难的局面,因为监管者无法对其套用既定的监管原则,但这并非不能解决,人类也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局面。

首先,监管者应根据数字货币的特性制定监管原则。由于数字货币已经跨越国界,全球协作是必须的,G20应对此有所作为。

第二,可追踪和增强透明度是监管的方向。但这并不意味着数字货币需要放弃既有的主要特点,比如他们的基础挖掘方式等。

第三,因为数字货币已经被作为交易媒介使用,即使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由于黑暗网络、犯罪和恐怖主义藉之的猖獗趋势,反洗钱规则须将数字货币纳入其中。

第四,如果我们假设数字货币是金融资产,那么适用于金融资产的那些基本监管规则例如信息披露、投资者保护等等都应是ICO等行为的基本要求。

第五,具体就中国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而言,绕过外汇管制、洗钱风险和恐怖主义威胁挥之不去,加之破坏平衡性的“矿机”使得掌握先进矿机和大量比特币的庄家已经形成市场操纵的能力,交易平台只剩下一个通往黑暗的洞口,已经失去了存在的合理性。

图8 比特币集中在几个“矿池”

为什么我们需要监管数字货币?

相关阅读:

数字货币及分布式总账技术对金融系统的影响

导语

电子货币改变了货币流转的方式,而数字货币则颠覆了货币的定义。

数字货币及其所应用的分布式总账技术,作为一种创新对金融、经济带来诸多影响。数字货币打破原有的商业模式,促进经济互联互通并使零售交易成本更低更便捷,同时数字货币也将对公共部门的政策问题带来影响,尤其是对负责支付系统监管、金融稳定及货币政策的央行将会带来深刻的影响。

何为数字货币?

金钱的存在形式可以一分为二:一类是物质形态的钱,如纸币、硬币;第二类则是以各种电子形式存在的钱,如央行货币、商业货币。对于电子货币,目前普遍得到认同的是支付和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给出的定义,即“以电子化的方式存储在私人电脑设备如芯片、硬盘中的价值”。此后,电子货币概念逐渐扩大,一系列零售支付系统都被囊括其中,很多人误将数字货币与电子货币画上等号,其实并不尽然。虽然广义上来说数字货币称得上是电子货币,但其实并不符合各国对电子货币的法律界定。譬如许多国家要求电子货币须以主权货币计价,能够按票面价值进行转换、兑现,而大多数数字货币并非如此,甚至与主权货币毫无关联,而是以其自身价值定价的。数字货币与传统电子货币的区别还不限于此。数字货币的特征及其不同之处大致可以归为以下几点:

1. 不同于传统电子货币,数字货币并不是任何一个个体或机构的负债,且无官方担保。大部分情况下,数字货币作为一种资产,和大宗商品(如黄金)一样,其价格取决于市场上的供需。但又和大宗商品不同,数字货币并无内在价值。数字货币的价值仅依赖于市场对于可以用该货币兑换到多少其他产品、服务或其他主权货币的预期。每一新单位的数字货币的创造都取决于网络传输协议。没有任何一方能够操纵单位货币的供应量,一切都基于算法。

2. 两者的第二个区别在于价值转移方式的不同。电子货币通常需要经由一个被信任的中心机构来进行清算与结算。而数字货币使用分布式总账技术,不再需要借助第三方机构便可完成收付双方的点对点交易。支付方将一定金额存储在数字钱包中,使用特定的密钥将特别金额向收款方转移,随后交易进入确认程序,对交易进行认证并添加到统一的总账中,而其复件则分布到点对点网络系统中。

专栏1 分布式总账与支付系统

近百年来人们使用的货币形式发生了巨大变化,黄金、白银、硬币、纸币和支票都曾是人们支付购买的中介物,但交易支付方式却没有明显变化。早在十六世纪,金匠银行出现,银行持有黄金,发行纸面票据,并将交易记录在银行账簿上。但这种早期的支付体系只有当人们使用同一银行时才有效。之后伴随着个体交易的蓬勃发展,不同的银行间需要一个实体记录银行间的交易,所以中央清算银行应运而生。

如今尽管我们不再使用黄金作为货币使用,但不管人们使用信用卡、借记卡或者支付宝进行交易支付,货币只不过是从不同的电子口径流动,最终汇集到中央清算机构的电子账簿上。换句话说,支付的完成是通过减少用户账面上的价值并相应的增加接收者账面上的价值,这和500年前的支付方式从本质上讲是一样的。

随着分布式总账技术的出现,支付系统处在变革的节点上。分布式总账技术允许支付系统建立在去中心化的网络上,人们不再需要中央清算机构记录交易过程。就像现在的比特币一样,货币的对换完全由统一的电子系统将个体之间相互联系起来。人们在互联网上的交易可以点对点的发生,就像交换纸币一样。

任何支付系统都需要信用。没有人会从不信任的渠道开展支付活动,所以货币支付中介机构维持自身信用十分关键。当支付系统的中心不再是银行时,信任的建立是困难的,分布式总账使用复杂的数学算法保障了其信用。首先要解决的是货币使用的唯一性问题,唯一性也就是说一旦你花掉1元钱,这一元钱就不再属于你。过去人们信任银行可以维持货币的唯一性,现在分布式总账中的数学加密技术使得系统中货币的唯一性得到保障。其次还要解决总账的可靠性。整个电子系统分布在互联网无数个节点上,当交易进行后,所有的点都会完整或部分更新整个交易记录,从而确保交易记录的完整和确定性。由于节点数量的庞大,篡改系统中大多数节点账簿的成本变的高昂,侧面防止了欺诈行为的发生。

就这样分布式总账颠覆了过去支付系统的构架。

3. 此外两者交易的记录及价值存储方式也有所不同。数字货币交易,如上述所提到的,当总账被分散到去中心化的网络中后交易才算完成。数字货币对于信息量的要求也很少,通过数字货币进行交易,支付方及付款方的身份将难以查明。

4. 第四个不同点在于两者的制度安排。传统的电子货币涉及多个服务提供商:电子货币的发行方、网络运营者、专门软硬件卖家、电子货币的需求方、以及电子货币交易的清算方。而许多数字货币并不需要任何专门的个体或机构来运作。数字货币的去中心化特质意味着交易中并无可识别的运营者,不像传统电子货币交易中由金融机构扮演着清算的角色,而是有许多提供各类技术服务的中介方。这些中介方提供钱包服务使数字货币的使用者能够进行价值转移、以及数字货币间或与主权货币的兑换。

数字货币面临的挑战与风险

基于分布式总账技术的数字货币是支付方式的一大创新。成本更低、速度更快等优势都刺激着支付领域、电子商务、跨境交易领域发生转变。机构开发数字货币的商业动机包括:通过发行数字货币以获得类似铸币税的收益;充当交易中介获取交易费;通过销售其他产品、服务赚取利润,成为大型商业模式中的一环。开发数字货币还有其非商业动机,如单纯希望从实践及创新中得到效用改善,或是找到现行金融基础设施的替代方式。这些动机都有力扩大了数字货币使用度,不过数字货币面临的挑战及带来的风险同样也为人们所关注。

挑战:

  • 技术挑战

目前市面上流通的数字货币有600多种,各自遵循不同的交易流程及认证协议。基于分布式总账技术的数字货币需要在参与者中建立共识来确保总账的唯一性。如果有许多不同版本的总账共存,或是相互间难以达成共识,可能会影响市场对数字货币的接受度。技术上来看,数字货币系统属于资源密集型,对处理速度与计算能力提出较高要求。此外,分布式数字货币缺乏调节纠纷的工具,一旦支付无法撤回。这固然减少了收款人款项被撤销的风险,但会成为付款人不愿使用数字货币的原因。再有,与现金类似的是如果使用者遗失了能证明其对存在总账中的数字货币的所有权,该价值便无法获取。鉴于部分用户依赖中介机构来存储所有权信息,这些机构必须从技术上减少因黑客、运营失败、滥用而带来的损失风险。总之,其面临的技术挑战不小。

  • 存在如转换费在内的其他成本

分布式总账技术下的数字货币比起其他支付方式,手续费更低,这在支付中尤其是跨境支付中很有优势。在数字货币系统中交易中介机构无需承担对支付流程的促进,基本无加工成本。然而这些系统的交易成本并不总是透明的,并且存在如转换费在内的其他成本。转换费即如果用户不愿以数字货币储蓄,将其转换成主权货币时的成本。

  • 商业模式可持续性

对于数字货币而言,如何建立一个可持续的商业模式是一个长期挑战。现在很多参与者之所以支持数字货币体系,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发现该货币带来的收益。但是一段时间后,数字货币挖掘很可能会被设限或是减少。虽然可以通过交易费的提高来弥补收入损失,但这可能影响到需求及长期稳定。

风险:

  • 损失风险

在众多质疑中,市场对数字货币安全性的疑虑最多。首先,数字货币本身并无内在价值,也不与主权货币挂钩,而是依赖于使用者对其价值的预期。而预期通常起伏不定,差异很大。因此难以预测数字货币未来的价值。其次,不同于传统零售支付系统,在数字货币交易中直面风险是直接参与者,而非金融机构。如果用户选择持有数字货币就意味着需自行承担价格波动或流动性风险引起的损失。一些比较有名的数字货币都出现过市场价格大幅波动等情况。或许有人能通过波动投机来获利,但对更多的人来说,价格的波动(兑换到其他主权货币时汇率的多变)会妨碍到对该系统的使用。总之,于数字货币的使用者而言,持有一个内在价值为0的资产有损失的风险。

  • 运营风险

与将交易记录集中记录在信任主体如金融机构中的传统零售支付系统不同,数字货币的交易记录、钱包账单被存在全球多个计算机中,一个节点的错误不影响全局。在降低某一部分运营风险的同时,或许增加了其他的运营风险,如系统中节点与节点对账目的记录会有所差异。此外,系统的去中心化设计及其开放、灵活的治理结构意味着很难预料到潜在的风险(交易平台遭黑客攻击),进而可能会对数字货币的汇率造成影响。这种治理结构和支付机制也可能会影响到对体系设计的改进时的效率。在没有中心清算机构或一套管理架构的情况下对支付机制进行改变需要首先建立起使用者的共识。这样的决策过程通常耗时,会耽误改进,使系统更加脆弱。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数字货币开放资源的特质本身就有意集各相关方合力改善协议。

  • 法律风险

数字货币如同现金,一旦交易确认,支付便随之结束不可反悔,并没有法律架构或明确的权利与义务来规范交易中的各方。一旦出现欺诈、伪造、遗失或盗窃事件,很难认定责任。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方法是通过第三方服务提供者通过合同协议清晰的确定责任划分。数字货币允许在不公开个人信息或敏感的支付认证的情况下完成交易。对于在网上进行私人交易的用户来说,由于不信任交易对手能做到信息保密,故希望借助数字货币的匿名性来确保隐私不被泄露。但数字货币匿名同样吸引了很多想要避开法律法规监管的交易,无法满足反洗钱和反恐融资的要求,这点可能使数字货币遭受质疑并被认定违法。

  • 结算风险

由于数字货币意在复制现金交易的模式,因此结算速度很快甚至是瞬间完成的。大部分交易机制设计时避免了延迟付款,看似不存在流动性、信贷风险。然而提供数字货币服务的第三方机构不得不掌控数字货币及其他一个或多个主权货币,尤其是当使用者通过数字货币与主权货币间的转换向数字钱包存、取金额的时候。因此,这些机构不得不有效掌控流动性来满足顾客交易的需求,这其中可能会给体系带来潜在结算风险。

数字货币及其所采用的去中心化支付系统对金融系统带来的影响

基于分布式总账技术的数字货币的兴起,对金融系统造成了一系列影响。

1)对央行的影响

首当其冲的是对央行的冲击。中央银行作为支付系统及财务管理信息系统的运营人、监督人、支付系统发展创新的推手,肩负着提高支付系统安全性及有效性的使命。如果数字货币被广泛使用,那么央行将在支付系统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如何对提供数字货币及为之提供清算服务的机构进行监管?监管需要进行到什么程度?这些都是重要的议题。与此同时,如果数字货币大规模取代纸币将减少银行非利息支付负债,这将导致银行减少利息支付负债以降低资产负债表规模,其结果可能会导致央行铸币税收益的减少。

2)对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影响

分布式总账技术除了运用于支付环境,还有更广泛的用途,譬如股权、债券、衍生品交易及其他资产的登记。通过推动传统服务提供商脱媒,改变交易、清算及结算方式,影响财务管理信息系统,如大额支付系统、中央证券托管系统、证券结算系统或交易数据库。“智能”合同的发展,为差异化定价创造条件。以报刊订阅为例,原先只有订阅一整份报纸的读者可以阅读其中的内容,而运用该技术,因交易成本低廉,使更小价值的商品都可以进行买卖,也就是说读者可以只对感兴趣的某一篇文章进行付费阅读。

专栏2 分布式总账的应用

尽管分布式总账听起来像是美好的科学幻想,其实它已经在现实世界中蓬勃发展。

早期的分布式总账主要应用在加密数字货币及其公开网络上,如比特币。任何人都可以参与系统搭建并贡献计算能力,从中也得到经济回报。如今这种加密货币及其衍生品已经是热门话题。在美国硅谷,越来越多的初创企业使用新技术来推动支付系统的变革,如:Coinbase公司提供服务使得商户日常交易中可以接收比特币支付;Circle是一款使个人可以通过比特币进行国际转账但同时不需承担比特币汇率风险的APP。新的技术带来了高效,廉价的支付服务给传统金融机构更大的压力去革新旧系统。

但这种公共网络中的系统似乎并非牢不可破,人们可以通过将比特币划分为很小的部分,并添加其他信息于其中,从而转移或确认一些有价资产。那么如果账簿是在一个精心挑选的成员间分布,并且建立在非公开的、需要许可证能使用的网络中呢?这种情况下,分布式总账系统的优点被充分利用的同时不再需要使用货币加密技术。事实上30家银行已经形成R3CEV联盟并在成员之间部署分布式总账系统;Nasdaq OMX集团在测试使用分布式总账技术来记录私人持有公司间的交易行为;高盛也应用一项名为SETLcoin的虚拟货币的专利来快速执行和清算股票和债券的交易。

可见分布式总账在一点点改变原有金融系统。

3)对货币政策的影响

如果数字货币得以采纳并广泛使用,现有的货币总量需求和货币政策将受到影响,不过就当前数字货币的使用情况来看,该风险还没有大到足以需要对其采取措施的程度。数字货币对该领域的影响与电子货币带来的潜在影响颇为相似。数字货币对货币政策的影响建立在对银行准备金需求的变化(从现有银行存款及支付系统转向数字货币)以及主权货币用户及数字货币用户之间经济、金融的内在关联。在未来,如果替代足够大、关联足够度低,那么货币政策可能会失去功效。

此外,数字货币的大规模扩张还将引起对货币总量合理定义的技术问题,尤其是数字货币并非以主权货币计价。在一个极其关注货币总量增长的货币政策体系中,度量的困难将造成一些货币政策实施的并发症。

4)央行发行数字货币的可能

1996年国际清算银行曾出过一份报告讨论央行发行电子货币作为政策选择来应对彼时电子货币已逐渐为大众所接受并广泛使用、央行对货币政策掌控有所弱化、铸币税收益损失的影响。

数字货币与电子货币的不同在于技术创新以及对结算概念理解的不同。结算在数字货币语境下意味着交易已完成。电子货币从技术上来说与当前的支付系统相似,由一个可信赖的中央机构经营着总账,也就是说,结算依旧需要一个值得信赖的中央实体。而分布式总账技术的出现向中央银行提出了一个假设性挑战,即虽没有出现一个机构来取代央行,但该技术削弱了中央机构的部分功能,极端情况下,某些功能甚至可以直接被免去。例如,如果央行接受使用公共总账,即不再要求统一由中央记录,允许每个银行各自持有账簿,那么就不需要中央机构来持有中央总账了。与之相似的是,在某些情况下央行发行主权货币的功能也可能因为允许发行不属于任何中央机构负债的非主权数字货币协议而丧失。

面对越来越多使用分布式总账技术进行交易结算,央行的应对选项之一便是也使用该技术发行数字货币。其实某种程度上央行已经有了“数字货币”(储备金余额),问题在于类似的数字负债是否应当运用新的技术来发行,以及是否使其大规模可得。

总得来说,数字货币及分布式总账技术的创新对许多领域带来一系列影响,尤其是在支付服务上。这些影响包括对现有商业模式、系统的冲击;出现新的金融、经济与社会的互联互通模式等。当前现存的数字货币是否会持续发展不得而知,但确信的是,用运分布式总账技术的新数字货币将会层出不穷、不断发展。

在这场变革中,监管机构既需要维护支付系统安全与稳定,明确去中间化的程度,同时也要鼓励技术创新。而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或许会损害到部分现有金融机构利益。面对大量参与者,监管者需要确保新技术的牢固性、可靠性及稳定性,并且需尽快调整现有法律框架以达到监管需求,同时防止新技术的发展使不法分子钻了空子。

参考文献:

BIS, Nov, 2015, CPMI report on digital currencies.

Wessel David, Jan 11, 2016.The Hutchins Center Explains: How blockchain could change the financial system. Brookings.

责任编辑:肖鸥